2011年1月26日 星期三

糧食戰爭

More about 糧食戰爭

  • 書名:糧食戰爭
  • 原文書名:Stuffed And Starved
  • 作者:拉吉.帕特爾(Raj Patel)
  • 譯者:葉家興、謝伯讓、高薏涵、謝佩妏
  • 出版:高寶出版社,2009年4月1日

 

民以食為天,雖然我們天天都要吃,但是對於食物如何來到我們手中,以及此過程牽涉到多少利益與權力分配,卻甚少有人知悉。

《糧食戰爭》是罕見的一本以食物體系為主軸,深入觀察此體系,並評判其所衍生之社會問題的著作,讀後實讓人眼界大開。本書帶讀者隨著作者的足跡,深入認識這個跟每個人切身相關、但多數人都從未了解的體系,對於現今世界糧食生產與販賣的龐大體系如何運作、以及潛藏其中的秘辛,作者做了相當多的觀察與調查,並引用大量資料、案例,精細詳實的程度令人折服。

本書對食物體系的介紹與分析,可說是順著農業、食品的生產鏈逐層而下:

第一部分(第2章~第3章)從農村與農民切入,闡述世界各地農民所面臨的生存困境,從烏干達咖啡農、無法餵飽自己的印度廣大貧困農民、顛沛流離的墨西哥移民,到世界各地、甚至身為「北方國家」的美國,都有許多小農,過著日益困頓的生活。作者從許多農村的實際發生的悲慘故事開始,導入現代食物體系及其形成過程的歷史,解釋位居食物生產體系開端的農民為何竟餵不飽自己。

第二部分(第4章~第8章)在介紹農企業,試圖說明這些大企業如何掌控現今的糧食體系。作者指出,造成這種權力不均的結構性關鍵,就在於糧食產品所具有的獨特物流特性,中間商的位置自然而然地漸漸被具有規模經濟的大型企業所把持,而全球化更助長了這樣的態勢,這些大企業擁有的力量足以影響國家政策與國際政治,甚至進而影響貿易協定的談判與簽訂。美國低價小麥大量銷售到全世界就是一例,美國小麥價格挾帶著政府政策性補貼的支持,在20世紀間擊潰了許多國家的小麥生產者,無論是國內的補貼政策或對外的出口政策,都充滿了業者與政府之間的遊說與利益交換。

第三部分(第9章)焦點來到了消費者,探討這個體系如何形塑人們的飲食生活、人們如何不知不覺中陷入業者設計的精美消費陷阱。在現代的消費購物環境當中,消費者看似具有極大的消費自由,其實這些自由來自少數企業所特定提供,貨架上商品雖眾多,但來源都是經過大型企業篩選的結果,如果處處都只能找到沃爾瑪、家樂福、麥當勞、星巴克,那其實多元化不過是種假象,這樣我們在選擇的權力上,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自由,而是單方面的接受業者的餵養,消費者在認同品牌的同時,也放棄了對其他管道選擇的空間。

作者對於食物體系的各種問題,一針見血的直指「瓶頸」所在:一切都是因為,全世界農產業是一個兩端寬、中間窄的「沙漏狀」體系──食物要從眾多的農民分配到廣大的消費者手上,必須經過為數甚少的中間商。這些中間商都是規模龐大、具有壟斷力量的大型企業,因此在整個食物體系中,中間商掌握了最大的權力。雖然內容略為繁雜,但貫穿全書、作者所欲傳達的理念卻很明確:就是鼓勵農民與消費者團結、反抗大企業的剝削。

本書在立論上是較為偏向左派的。站在個人觀點,看待上述問題時,我並不認為我們都要投身農運、或支持農民採取像南韓農民在WTO會場外自殺那樣激烈的表達方式。況且,大企業在食物體系中雖然獲利豐厚,但相對也提供了有效率的物流模式與方便性,並不需要全盤否定或排斥;如果這些跨國企業不存在,小型農業生產者並無力處理這種長途、跨國的運輸,如果完全摒棄貿易,食品價格勢必會飆漲,此時受損的部份又被轉移到同處弱勢的消費者身上了。這卻是本書論點所未涉及的部份。

雖然,為了改善分配、從獲取大量利潤的大企業奪回利益,而希望透過流血、衝突來打一場糧食戰爭的方式不但激進,也未必能達成目的,但我們仍有許多溫和的方式可以改變現況,來幫助農民、消費者爭取更多權力,而本書提供諸多建議確實值得我們參考與學習。

尤其,不同於農民所面對的情境如此乏力,消費者具有透過消費行為影響市場的權力,雖然相對於大企業主導市場而言,還是很微薄,但凝聚起來卻仍然足以形成一股力量,除了連鎖大型賣場所能提供的制式化、有限度的「選擇」之外,消費者可以經由不一樣的管道、不一樣的消費方式,來重獲喪失已久的「消費自由」。因為,在現代化大型賣場提供琳琅滿目的商品之中,潛藏著不為購買者所知的商業操作,大多數人或多或少都受到這些商業操作的影響,從業者所選擇的進貨、超級市場的動線設計、到無所不在的廣告等等,隱藏的是,我們被誘導吃下過多、而且不健康、並且生產過程有害環境的食物,卻不自知。

消費者力量的覺醒,就在於打破市場的資訊不對稱,只要人們在購買時,願意多花心思,便可破除業者的消費陷阱,反過頭來藉由消費的選擇來改變市場樣貌、甚至,這種力量的扭轉足以改變大企業對農民生產端的鉗制。例如:選擇公平貿易的商品便對改善農民的所得有幫助,也鼓勵企業在專注於獲取利潤的同時能對農民投注關心,這可以減少剝削的程度。

台灣的市場環境其實並不如書中探討到的諸多案例如此極端:如美國等,被大型連鎖賣場所壟斷,我們的城市在大型連鎖賣場之外,小型市集亦普遍存在,但這些傳統市場的營業確實也面臨嚴峻的考驗。和許多「南方國家」包括印度、拉丁美洲、非洲相似,台灣的農民也在全球化變革下,遭遇難以承受的巨變,其中隱含的社會問題,絕非一句貿易自由、市場機制就能打發。

從政府到多數大眾、尤其是城市居民,一直以來對農民的認識都不夠,唯有透過身為農民的角度來看待食物生產與市場的體系,我們才能體會到小農的辛苦,或許看到白米炸彈客事件、全球風起雲湧的WTO抗議活動等等,就不會感到太過驚訝與費解了。

貿易的精神在於引進競爭,對於許多金字塔型的產業,生產由極少數廠商所把持,開放貿易可以壓低價格、打破壟斷,減少生產者對消費者的剝削,但是對於沙漏狀的食物體系,全球化之下直接面臨衝擊的是原本就無甚利潤可言的小農,因此造就了全球各地弱勢農民的生存困境。

台灣農民在市場全球化下,面臨著與書中烏干達咖啡農努力生產卻連足以維生的回報都得不到、以及印度貧困農民受債務逼迫相類似的處境。然而,全球化早已是抵擋不住的浪潮,經濟理論告訴我們:貿易可使經濟體整體得利,但會改變所得分配,因此我們不妨把思考的重點放在:如何在開放的同時尋求內部利益的平衡?對於最易受損的農民,政府除了口頭上的安撫,能夠提出哪些實際的支援呢?一則是直接補貼,二則是策略性的協助本地農業。其實台灣各地都漸漸建立起不少產地直銷的機制,透過減少中間商的層層剝削,一方面對農民的生計、二方面就消費者在獲得農產品的價格上都可以獲益。

農業政策上,政府可以著重的方向很多:如結合生態農業與在地農產。生態農業正是我們所熟知的有機農業,除了食品健康與安全因素,減少農藥使用對於環境生態是相當正面的,而這正是大規模工業化生產的農產品最嚴重的弊病,此為好處之一;但有機農業因排除施肥與機械化耕作方式,難以大規模生產,必須藉助小型農業生產者。此外,農產品生產在地化,建構起在地農業的模式,既可以節省農產長途運送所浪費的能源、又能幫助本地農民,此為好處二。這些產銷模式,除了個人層面的支持,更需要政府的力量來協助推動,然而政府組織在行銷上向來是相對民間企業較弱的環節,如何改善或藉助民間力量方式來推廣,都是政府部門值得投注心力的方向。

看「糧食戰爭」四字,或許沉重,但世界各國不斷上演的農村自殺事件、各地存在著被逼上絕路的貧困人民,這些血淋淋的實例卻是我們不得不面對的真相,試圖讓全世界正視這些問題,以糧食戰爭之名,倒也不算過份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