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9日 星期五

賽德克‧巴萊 (Seediq Bale)

說來已經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曾經網路上流傳一則五分鐘的短片,名叫「賽德克‧巴萊」,影片雖短卻頗有氣勢,說是一個新人導演正籌畫要拍的電影,但他籌不到經費,只好先拍一個五分鐘的短片,據說光這五分鐘就燒了幾百萬。


2003年的五分鐘試拍短片(竟然找不到比較高畫質的,只有240p的)

沒人聽過魏德聖這個名字。網友都說國片早就沒市場,唯一的資金來源大概只剩國片輔導金,都發給某大導去拍沒人笑的出來的搞笑片了,隨便一個新手導演要籌幾億的經費那是不可能的事。我那時心想,這部電影真的拍出來的話,我第一天就花錢進電影院看…如果有這一天的話。

魏德聖知道光憑夢想是不夠的,還要努力,努力也還不夠,還得有計畫跟方法,這是他跟很多其他的夢想者不同之處。他先拍了「海角七號」,意外大賣,於是,賽德克‧巴萊這部電影竟然真的拍出來了。

說到海角七號,故事本身而言並不亮眼,但整體呈現出來流暢自然又精細,看的時候該笑就笑、該擔心就擔心、該鼻酸的時候就鼻酸一下(有人說沒有?)好吧,至少整部片不會給人「生硬、不自然的奇怪感覺」(我們對台灣電影的期許竟然淪落到如此卑微)。至那時止,除了「不能說的‧秘密」之外,海角七號大概是最像樣的一部台產商業電影了。當年後來的「囧男孩」、「九降風」我更喜歡,只是口味似乎比較不那麼大眾化。

 

言歸正題吧,努力那麼多年,魏德聖耗費心血想拍的「賽德克‧巴萊」,是台灣人都知道、卻其實不太了解的「霧社事件」的故事。

賽德克族,直到 2008 年才被官方定義獨立出來/正名的一支台灣原住民族群,他們的歷史有著慘痛的一頁。敬仰祖靈、守護獵場,這是賽德克族人根深蒂固的價值,以致部落與部落之間也常大動干戈。馬關條約後日本人接收台灣,為了穩固統治權及開採資源,深入台灣的心臟 - 中央山脈,這裡是許多原住民部族的地盤。日本人想要教化蕃人、更要利用蕃人的勞力去開發這片原本被世世代代作為獵場並崇敬的山林。就在地盤被外人入侵、部族的傳承流失、以及各種歧視之下,逐漸醞釀了賽德克族人的不滿。

「抗日英雄莫那魯道」這樣的刻板印象建立在中國抗日史觀的立場。幾年前公視的連續劇「風中緋櫻」是經考據、並以「和化蕃人」初子的視角出發,對於霧社事件始末多採用了一些與以往不同角度的觀點。「賽德克‧巴萊」電影從莫那魯道等起事的賽德克族人視角、且用更加精彩的包裝來呈現這段看似知名,其實埋藏在歷史洪流中、被長期簡化了的故事。

導演對於電影情調、畫面、節奏的掌握能力應該無庸置疑了。對我來說,因為同樣的主題先被「風中緋櫻」剝奪了一些新鮮感,還有上映前便被挑起的政治、史觀敏感神經,都讓我事先對「賽德克‧巴萊」打了小小問號。

光看完電影上集,我還不是很清楚導演及編劇希望這部電影所傳達的立場。或許刻意地模糊化?片中眾多日本人的角色是有稍受塑造的,有的惡劣、有的卻有可愛的一面,所以不會有這些日本人個個都是「可惡的殖民者」如此簡單的情感。在這部電影裡賽德克族人對日本人大出草的過程我沒辦法同仇敵愾、義憤填膺地去支持,卻更無法以相反的心態去批判族人殘忍嗜殺(因為你已經身在其中了!看這部電影的時候你就是賽德克人!)。很多人看完大概會罵吧:這部電影到底想說什麼?

電影暫時結束在六社聯合發動霧社公學校大出草後,但霧社事件還沒結束。後續日本人展開大規模軍事行動,並利用敵對的部落來對抗馬赫坡等社,這應該是下集「賽德克‧巴萊:彩虹橋」的內容。我很想知道最後會以什麼樣的情境結尾,到時候再來細細整理、推論吧。

這場大出草,莫那魯道其實很清楚他們是無法殺完日本人的,他曾被帶到日本參觀,知道日本人所具備的現代軍事力量。雖然電影上集結束在看似賽德克勝利的一刻,但最後一幕莫那魯道的神情卻不是戰勝的,出征前莫那跟其他頭目的交談也留下了伏筆。霧社事件,應該具有濃厚的殉死意味,戰事的導火線在於族人打傷日本警察,知道後果不妙,加上長久以來對於傳統被剝奪、部族的一切象徵漸漸流失的焦慮與不滿,就乾脆起來戰鬥吧,那或許是他們所選擇的、以戰死來回歸祖靈的方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